广告合作telegram:@yese9988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返回

倚天屠龙记 成人版 第三十四回 骚货变处女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5:05:07
  杨不悔连忙问道:“无忌哥哥,可是什么呀?”

张无忌解释道:“我在医书中曾看到过一种处女膜移植术可以修补处女膜,不过这处女膜的原料自然是把别的处女身上的处女膜取下来,这方法太残忍了,我实在不愿意这样做,这就等于又毁了另一个女孩的一生幸福。”

杨不悔想了想便说道:“无忌哥哥,你放心,我自有法子!”

第二天,张无忌陪着张三丰看望了俞三叔和殷六叔,然后张三丰又教他太极剑以及订正他的太极拳姿势和力道。

这一整天他都没有见到杨不悔,直到天已经黑下来了,他仍然四处寻不到杨不悔,于是便把小昭叫到自己房中来伺候自己。两人洗漱完后,自然免不得要上床。他们自从离开明教,已经两个月没有在一起操穴了,大别胜大婚,昨晚是算和杨不悔的大婚,今晚自然该轮到小昭的大婚了。

张无忌将小昭抱上床,拍了拍她那翘圆的小屁股,说道:“呵呵,小昭,好久没干你了,你有没有想我呀?”

小昭害羞地将头钻进张无忌的怀里,轻声说道:“公子,我很想很想你,真的!”

张无忌调笑着说:“哈哈,你是想我,还是想我的大鸡巴呀?”说完,便从裤子中掏出自己的大鸡巴,在小昭的眼前晃了晃,说道:“我的大鸡巴可是很想你的小穴呀,今天你可要好好让它过足瘾。不过,你先用你的小嘴给我舔一舔再说!”

小昭俯下身去,她的俏脸早已红透了,但手却已伸向张无忌的鸡巴上去,一双温润柔细的纤手抚摸着他的肉棒。

张无忌心中的畅快真是说不出来,虽然他还在为杨不悔的移情别恋而感到失落,但看到小昭这么乖巧、这么听话,心中暗喜,忘却了杨不悔带给他的不快。

小昭的小嘴已经凑了上去,一口就把张无忌然软软的的肉棒含在口中,还是那种熟悉的味道,虽然还残留着一些尿骚的腥臭,但那混着男子体香的特有味道却是她最好的催情剂,她下边已经感到有些湿了。

张无忌感觉到小昭口腔内的温暖津液和柔滑香舌,肉棒不禁立刻涨大起来,而小昭不停用舌头去舐龟头,那坚挺的肉棒在她的嘴里愉悦中跳跃着。

终于,张无忌的鸡巴硬得将小昭的小嘴撑得满满的,已经含不下了,小昭便伸出舌头来将张无忌整根肉棒全舔过一遍,那可爱的嘴唇显得润湿动人。

小昭轻轻的刺激着龟头,而舌头舔着那龟头上的马眼。她从龟头向下舔着,舔完了整根柔棒,最后还不忘将阴囊也舔上一番。从她的喉咙伸出不停的发出奇怪的声音来,愈来愈激昂的情绪,使她嘴巴的活动得愈来愈快。她的脸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不停的转动着,隐约可见她流出的香汗,她的香舌吮吸肉棒正发出一阵淫靡之声。

很快地,张无忌觉得快感传遍全身,他想先在小昭的嘴里射出来,但不知道小昭想不想吃精液,不然射出来她不吃,那浪费了多可惜,便问道:“小昭,你想吃精液吗?我就射在你嘴里好吗?”

小昭感到很尴尬,她怎么好意思回答,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。于是,张无忌便准备将精液射进小昭的小嘴里。

正在这时,传出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张无忌感到很是扫兴,应答道:“是谁呀?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明天说吧!”

敲门的是杨不悔,她在门外答道:“无忌哥哥,是我呀,快开门,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说。”

张无忌本来对杨不悔的事很是耿耿于怀,毕竟是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抢走了,现在她又来搅乱,所以他不不耐烦地说:“有什么明天再说吧,我已经睡下了!”

小昭这是突然插话了:“公子,也许小姐真有什么重要的事和你商量,别误了大事呀!”说完,便披上一件衣服下床为杨不悔开门。

杨不悔背着一个很大的袋子,放在屋内,看了看屋内的场景,只见张无忌光着身子坐在床上,小昭身上只披了一件外衣,便知道两人在里边又干好事呢,她羞红了脸说道:“不好意思,打扰你们的好事了!”

小昭在一旁解释道:“小姐,公子今天找不到你,所以把我叫来了,要不我们一起伺候公子!”她还不知道杨不悔和殷六侠的事。

张无忌问道:“杨不悔,你有什么事呀?”

杨不悔见张无忌不再叫自己不悔妹妹,而是直呼其名,知道他大概很生气,便“扑通”一下又跪在地上,说道:“无忌哥哥,我知道你生我的气,可是这次你无论如何要帮我!”

接着,她又对小昭说道:“小昭,你先到我的屋里去,我有话要和他说。”

小昭也知趣地穿好衣服,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房间。

杨不悔将门关好,然后又跪下来对张无忌说:“无忌哥哥,我弄来了一个少女,你把她的处女膜移植给我,就算我求你了!”一说完,便在地上给张无忌磕头。

张无忌见了慌了身,连忙将她扶起,说道:“不悔妹妹,不是我不愿帮你,实在是这事是伤天害理的呀!”

杨不悔答道:“我是在一户人家花了五十两银子买了一个姑娘,她可是自愿的,就算是伤天害理,也是我伤天害理,一切与你无关!”

张无忌沉思了片刻,便问道:“那位姑娘在哪呢?”

杨不悔便解开那个大布袋,从里边拉出来一个姑娘。

张无忌一看吓了一跳,这不仅是个姑娘,而且是个小姑娘,年龄很小,大概只有十三、四岁的样子,模样倒是挺清秀的,看上去清清纯纯的!张无忌怒气冲冲地说:“不悔妹妹,你怎么能这样呀,这么小的女孩你也忍心吗?”

杨不悔反问道:“你当年玩我的时候,我比她还小呢!像她这种年龄,是处女的比率大!”

张无忌被杨不悔得的话顶的无话可说,便只好默认了。他穿好了衣服,让杨不悔躺在床上,让那小姑娘先在一旁的凳子上坐着。

杨不悔上了床,将她的裤子一件件除去,最后连小亵裤也脱掉了,她还是有些害羞,毕竟旁边还又一个陌生的小姑娘在看着他。

张无忌捉住她的两条腿,将它们朝两旁大大地分开,这样他好看清杨不悔的阴户。

他仔细地观察着杨不悔的阴户,只见杨不悔的阴户上有许多色素沉着,显得比当初黑了些,而阴毛也没有当初那样浓密,大阴唇已经向外翻开了个缝隙,虽然不是很大,但是也明显合不住了,里边的小阴唇还依旧是粉红色,只不过比以前显得肥厚了些,那阴核变得也十分敏感,稍微一碰,便会充血兴奋起来。

张无忌又将一根手指伸了进去,由于杨不悔被张无忌一直盯着阴户看,不由得下边流了不少淫水,他很容易便插了进去,杨不悔不禁发出轻声的呻吟。

张无忌摇了摇头,将手指抽出来,接着又用双手轻轻拨开杨不悔的阴户,翻开她的大、小阴唇,里边的处女膜自然荡然无存,当时撕裂开来的残膜也多日来被大鸡巴插得磨平了。

杨不悔殷切地问道:“无忌哥哥,你看我的还能补好吗?”

张无忌叹了口气,心中感慨万千:几个月前还是那样娇嫩的处女屄,被自己操得已经变了个样了,虽然变得更加娇艳了,但仅从外观上就明显看得出不是处女,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,他把一个处女操成了骚货,现在却要又把这骚货改造成处女!

杨不悔看到他叹气,连忙问道:“是不是不行呀?”

张无忌回答道:“不是的,只不过要颇费一番周折,你现在存在几个问题:一是你的阴户颜色变深了些,二是你的小穴变宽了些,三是你的处女膜已经彻底看不到了。我现在只有一样一样改造了!”

说完,他便取出纸墨,写了一个药方,拿给杨不悔说:“这是一个方子,你去抓些药,熬好后每日早晚各一次,每次都敷在你的阴户上一个时辰,一周后便会变得和以前一样了!”

接着,他又教杨不悔一套功法,说叫做女子收阴功,每日午时做一次,每次一个时辰,这样一来,不出几日,她的小穴便能变得跟原来一样狭窄紧凑。

这一切都弄完以后,张无忌便开始准备给杨不悔移植处女膜。他看了看杨不悔,又看了看那个小姑娘,发现那个小姑娘眼睛瞪得圆圆的,她从小到大何曾见过如此场景,很事好奇地看着这一切。

张无忌便招呼那个小姑娘过来,让她先坐在床上。他见那小姑娘眉清目秀,很是可爱,不禁一阵欢喜,问道:“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那小姑娘不好意思地咬着手指头,嘴里轻声说道:“我叫翠花。”

张无忌又问杨不悔:“你把她买下来,没告诉她的父母是要她做什么吗?”

杨不悔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给她父母五十两银子,她的父母都笑得合不拢嘴,说就算把她卖到妓院也没关系。这儿总比妓院好吧!”

张无忌很是气愤地说:“怎么会有这样狠心的父母!”停了停,又对翠花说道:“实在对不起你了,翠花。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位姐姐,你把你的裤子先脱下来吧!”

翠花顿时红了脸,她知道在别人面前脱裤子是一件很丢脸的事,所以迟迟不动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杨不悔便上前说道:“翠花呀,你看姐姐都把裤子脱了,你也把裤子脱了吧,这个哥哥是个大夫,咱俩都让他给瞧瞧,你说好吗?”

说着,便去解翠花的裤子,没几下子便脱掉了她外边的裤子,里边只有一条小裤裤,白颜色的,杨不悔又继续帮她脱,连那白色的小裤裤也被脱了下来。

翠花很自然地夹紧双腿,她知道自己的私处是不能给别人乱看的。张无忌轻轻安慰她说:“不要怕,小妹妹,让大哥哥看看你哪里!”说完,便轻轻地掰开她的双腿,是她的私处暴露出来。

张无忌朝她的私处看去,真是惊呆了,那里真是太娇嫩了。只见翠花的阴户白白净净的,上边还没有完全长出黑色的阴毛,仔细看去,只有一些淡黄色的绒毛。

他不禁好奇地问道:“翠花,你以前有没有让别人看到你这里呀?”

翠花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说:“小时候,妈妈看到过。”

她的话把张无忌逗乐了,他又接着问:“那有没有男的看过呀?”

翠花摇了摇头,觉得很不好意思,把头深深地低下。

杨不悔想故意逗逗她,便问道:“那你这里又没有被男人的鸡巴插过呀?”

翠花一脸困惑,她问道:“姐姐,鸡巴是什么东西呀?”

杨不悔笑着对张无忌道:“无忌哥哥,人家小姑娘不知道鸡巴是什么样子,你把你的鸡巴掏出来,让她也长长见识呀!”

张无忌听到这话,不觉脸也有些红热,假装生气地说:“不悔妹妹,不要胡闹了!”

杨不悔噘着嘴说:“无忌哥哥,人家翠花都让你看见她的阴户了,你也应该让人家翠花看看你的鸡巴呀!”她又对翠花说道:“翠花,你也想看看鸡巴是什么呀!对吧?”

翠花一脸天真,小女孩对什么都很好奇,加上杨不悔的怂恿,她便稚气地对张无忌说道:“大哥哥,我真的不知道鸡巴是什么,姐姐说你有,能够让我看看吗?”

张无忌无奈,只好解开裤带,将自己的鸡巴从里边掏出来晾到翠花的眼前,说道:“这就是鸡巴!”

翠花瞪大了眼睛看着张无忌的鸡巴,她感到很稀奇,那是一根深色的粗大的肉棒,顶端是一个紫黑色的半球,上边还裂开了条缝;肉棒的下边有一个大肉袋子,里边好象包了两颗球。

她更是满脸迷茫,这东西她可从来没见过,而且长在她尿尿的地方,怎么她没有呀?她便问道:“这就是鸡巴吗?好奇怪的东西呀!我怎么没有呀?它是干什么用的?”

杨不悔乐得合不拢嘴,说道:“这你要问你这位大哥哥了!”

张无忌见那翠花好象真的准备要问他,便连忙说道:“不悔妹妹,不要再胡闹了,我们还有正经事要做,你不要再逗她寻开心了!”说完,张无忌便伸手去查看翠花的小穴的内部结构。

他用手翻开翠花的阴户,只见里边全是粉红色的嫩肉,没有一点杂质,看来从没有接触过鸡巴和精液;再往进看,里边的处女膜完好无损,这就证明这个翠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处女。

张无忌对杨不悔说道:“是处女,没有错,处女膜完好。你准备一下,一会儿就给你移植过来!”

他再看看翠花,可怜她现在还不知道她的处女膜很快将被人取掉,而不是被男人的鸡巴捅破,她这一生也不可能享受到少女被开苞的时那种又惊又喜、又羞又怕、又疼痛又幸福的感觉了!

张无忌有一些犹豫和彷徨,但他看到杨不悔那殷切和渴求的目光,便又下定了决心。他首先点了翠花的昏睡穴,令她睡过去,这样可以减轻她的疼痛。然后他拿出一把小刀,一些碾磨好的草药。

准备好这一切后,张无忌便一手拿着小刀,另一只手翻开翠花的阴户,将她的处女膜暴露出来,那是一层近乎透明的薄膜。他手中的小刀开始伸向翠花的阴户中,那刀刃沿着翠花的处女膜边缘轻轻地刮开,立刻便有鲜血喷流出,那鲜血并非处女膜中的血,而是小穴与处女膜相连处的肉壁上的血管破裂,所以流的血很多。

但很快,张无忌便将那处女膜完好地割了下来,他将那膜先放到一边,连忙用草药敷在小穴中,立刻便止住了血。他再看了看翠花,只见她依然昏睡着,但脸上流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,眼角痛得挤出了许多泪花。

张无忌不忍心再看,他接下来又翻开杨不悔的阴户,先确定好处女膜所要放置的地方,然后拿出处女膜,轻轻地将它放置到杨不悔的小穴中,然后用那些草药敷在上边,他按着固定了一会儿,便松手了。

终于,张无忌沉沉地叹了口气,说道:“哎呀,终于好了!”

杨不悔高兴地问道:“完了吗?真的好了吗?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?一点也不痛呀!”

张无忌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是不痛,但你看看她,痛得快要死去一般,这比给她开苞还令她痛。”

杨不悔也看了看翠花,调皮地吐了吐舌头,又问道:“无忌哥哥,你刚才给的药方能抹在屁眼吗?”

张无忌点了点头说:“可以呀,这药方可以使皮肤上的色素沉着消失。你抹屁眼干什么?”

杨不悔羞红着脸说:“还不都是你,没事老干我的屁眼,那里现在都有些松了,也有些黑了。我怕殷六叔也要看我那里,说不定也像你一样要插一插,万一发现有问题怎么办?”

张无忌听到这话此时却百感交集,他刚才将处女膜黏到杨不悔小穴的那一瞬间,有一种深深地失落感觉,试想,他这将处女膜一封在小穴,就意味着他以后将永远不能再将鸡巴插进去了,他将和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小穴告别。而那层处女膜和她却将等待着另外一个男人的侵犯和占据,而她也将永远属于那个男人。

虽然说他还有小昭,以后也还会再去干别的女人,但眼前这个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他将永远失去了!

杨不悔见他神情恍惚,知道他对自己不舍,便钻到他的怀里,说道:“无忌哥哥,我离开你我也很伤心,但我已经下决心,我一辈子要跟着殷六叔。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跟你单独在一起了,虽然现在不能再让你操穴了,但你也可以再最后抱抱我、亲亲我、摸摸我,如果你愿意,我也可以用嘴给你舔一舔!”

张无忌笑着摇摇头说道:“不用了,你把衣服穿好吧。从现在起,你就是殷六叔的人了,我也不便于再碰你了,你现在又是一个完璧的处女了!”

杨不悔穿好衣服,指着翠花问道:“无忌哥哥,你准备把她怎么办?”

张无忌无奈地一笑道:“她是你弄来的,你处置吧!”

杨不悔便说:“她现在知道我的这个秘密,不如把她找地方埋了算了!”

张无忌大吃一惊,他没想到杨不悔竟然会想出这么恶毒的办法,忙斥责道:“你怎么这样狠心呢!毕竟是她帮了你的大忙,你不知道感激她,反而要加害于她!”

杨不悔见张无忌大怒,连忙说道:“我只是随便说说嘛!你又何必动怒呢?

我把她先安排到一户人家,等到时机成熟了,再把她送到外地给她找个好人家,给她办一份丰厚的嫁妆!”

张无忌这才点了点头,表示赞许。

杨不悔突然又诡笑道:“无忌哥哥,我再求你办件事好吗?”

张无忌便说:“好呀,什么事?”

杨不悔便说:“你说的没错,我是应该感激她,为了我,她都没有了处女膜了,以后又要嫁人,也不知道会便宜了哪个山野村夫,她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遇到像无忌哥哥你这样英俊帅气、身强体壮、鸡巴硕大、床上功夫一流的少年英雄,如果你能干上她一会的话,她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次经历,就跟我忘不掉以前和你在床上缠绵的种种场景和感受,她能被你干一次,也算是她的福气!我求你的便是这件事。”

张无忌觉得杨不悔说的实在太荒唐了,但仔细想想觉得也颇有道理:他是第一个看到这个小姑娘的私处的男人,她的处女膜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给破坏掉的,他也应该算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吧!但是就这样让她走掉,不干上一番,不是很可惜吗?她反正不不久又要被别的男人干了,自己怎么说总比那个男人强吧!

他又看了看那小姑娘翠花,她真的是很小,这又勾起了他隐藏在心底很久的夙愿,他少年时体弱有病,好几个小姑娘都是只能摸摸、亲亲,而没有能真正干过,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干这种毛都没长齐的未成年少女是什么滋味,现在便是最好的机会。但他又不想强迫这个小姑娘,便说:“也不知道她愿意不愿意呀!”

杨不悔见他同意了,便说:“怎么会不愿意呀?无忌哥哥你这么帅,我上次看到小昭被你干得极爽的样子,恨不得当时也可让你干!你放心,只要我给她说一说,她肯定乐意!”

于是,张无忌便把翠花的睡穴解开,翠花也慢慢苏醒过来,但下体的疼痛也很快传来,令她不禁叫起痛来。

杨不悔便笑着对翠花说道:“小妹妹,你喜欢那大哥哥吗?”

翠花朝张无忌看了看,只见他长得很是好看,比自己以前见到过的那些人都好看,而且他的眼睛里传来温柔的目光,令她一看就倍感亲切。她大概还不太懂男女之间的喜欢,但看到张无忌,就是觉得很舒服,便点点头说:“喜欢呀!”

杨不悔又问:“那让这个大哥哥用他的鸡巴插一插你的小穴,你说好吗?”

翠花皱着眉头问道:“为什么要插我的小穴穴呀?是不是因为我不听话?大哥哥的鸡巴那么大,怎么插得进来呀!”

杨不悔耐心地解释道:“小傻瓜呀,你还不太懂,大哥哥的鸡巴如果能在你的小穴里插一插的话,你会很舒服的,就像神仙一样,那种感觉保证你以前从未尝试过,真是太爽了!姐姐我以前就经常让这个大哥哥插我的小穴,姐姐最喜欢大鸡巴了,那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!”

翠花听了后似懂非懂,反正停杨不悔这么神乎其神地一说,插穴好象是一件很舒服很舒服的事情,她经不起杨不悔的怂恿,不禁也想要跃跃欲试,又问道:“那会不会痛呀?”

杨不悔答道:“痛嘛……是会有的,但只是刚开始有些痛,但后来渐渐的就会越来越舒服的,最后爽得你好象升天一般,飘飘欲仙。”

翠花私处还有些痛,便问道:“那我这里还有些痛,怎么办呀?”

杨不悔又说:“哎呀,你让大哥哥的大鸡巴插一插就不痛了!”

翠花信以为真,便欣然答应了。

张无忌在一旁听见两人的一番对话,觉得这个杨不悔太会侃了,而这个小姑娘则越发显得纯真可爱!

杨不悔识趣地下了床,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观看,她心中一直觉得好象欠张无忌什么似的,现在给张无忌弄来一个这个青春可爱的小姑娘让他干,也算是对他的一种补偿吧!

张无忌越看翠花心里越是欢喜,于是便扶起她,开始为她脱去上边的衣服。

翠花虽然还不是很懂,但被男人脱光衣服还是令她羞答答地。

张无忌很快便将翠花身上的衣服褪下,一具无懈可击的青春美丽的少女胴体便出现他的眼前。只见翠花的乳房浑圆但不是很丰满,就像一做凸起的小山丘似的,淡粉色的乳晕还不是很大,那乳头更是比黄豆大一些,虽然很小巧,但更显得异常可爱;那两座小山丘颤颤危危地不住抖动,看上去真是我见犹怜。

翠花的腰肢细小而柔软,那小屁股虽然还不是很翘,但也已呈现出玲珑浮凸的曲线,全身的肌肤嫩如凝脂、白如雪花,令她浅粉红色的近乎光滑无毛的阴户更加突出,阴户中间是那一条不知深浅的肉缝儿,两边凸出两片娇肉的嫩肉,说不尽的可爱。

张无忌只闻得处女特有的幽香,不禁伸手将翠花拥入怀中,翠花娇羞地道:“大哥哥……”翠花她没想到要插穴之前还要这样被他全身都看个遍,一时不知所措,又有些害羞,将头干脆钻进张无忌的怀里,说道:“大哥哥,不要这样看我,好羞呀!”

张无忌笑着说道:“呵呵,让你更害羞的事情还在后边呢!”

说完,张无忌便紧拥着翠花,深深地吻在她的脸上、鼻上、额头上、耳垂、脖子,最后更是吻上了她的双唇上。最后,翠花微翘的诱人樱唇一下子便给张无忌吻上了,张无忌从她微张的贝齿中伸进舌头,不停地撩动,又把她软棉棉的小香舌吸进嘴里不停啜吸。

翠花何曾被人吻过,而且还是这样热烈的深吻,被挑逗得春心萌发,从未有过的情欲被悄悄地调动起来了,而且不断地高涨。她轻轻挣开张无忌的拥吻,胸部急促地起伏着,满脸晕红,一对尚未发育成熟的嫩乳就在张无忌的眼前微颤。

虽然那乳房不是太大,但也微微翘起,乳晕和乳头的颜色很淡、没有一丝色素沉着,两个乳房就如同两团白玉似的,浑圆无瑕,张无忌不禁赞叹老天的杰作。

张无忌可不客气,低下头一口就把翠花的一个乳头吻住,那乳头太小了,还没有含进嘴里,只是用嘴唇就能夹住。他的另一只手轻按着翠花的另一个可爱的乳房,他本想将那乳房握在手中,但由于太小了,只能用手按在上边,而他的一只大手已经能完全将一个乳房包住。

翠花是如此年幼和娇嫩,所以张无忌不敢太大力吮吸和搓弄,恐怕弄痛了翠花。张无忌轻轻地伸出舌尖舔着那嘴唇夹住的小乳头,用手轻轻抚摸着那滑如凝脂的乳房,少女的乳房从未被男人摸过,所以坚挺得真如二座小山丘一般,他可以清楚地感到乳房里那浑圆的乳核,由于张无忌的搓弄而在乳房里滚动。

翠花的乳房看来还真是末发育完成,摸起来和丰满成熟的乳房的感觉很是不一样,但那些张无忌早已玩腻了,而眼前这个乳房却带给他完全不一样的感受,不禁令他心潮澎湃,激动万分。

张无忌忍不住将翠花的两粒小乳头互相交替着吸着、咬着,舔得翠花全身感到一阵酥麻,不觉地呻吟了起来:“啊……啊……大哥哥……”

张无忌沿着翠花的双乳向下吻去,沿着纤腰和小腹向下吻着、摸着,一只手已经沿着翠花的腿缝摸到了那块尚未被男人开发过的芳草地。那阴户上面白嫩嫩的,没有什么明显的阴毛,只是长了一些短短的茸毛,稀稀疏疏的不是很明显。

他用手去拨逗着那条幽静的缝隙,那里已经有些湿润了,但那缝隙依然紧闭着,毕竟她那里还没有受到男人的滋润。

翠花被张无忌这一番爱抚和亲吻,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,她心中暗想那位姐姐说的没错,还没被插小穴呢,自己已经这么舒服,不知道一会被插小穴会是什么感觉?一想到这里,她不禁一阵激动,下边好象更湿了些。

张无忌用手翻开了翠花的阴户,将手指向里伸去,自然碰到了那热腾腾、颤抖抖如花瓣似的嫩肉上,他开始在那里尽情挑逗,不一会儿那滑溜溜的淫水便不住地往外渗着。

翠花身不由己地扭动娇躯,张无忌的口舌和手指把她带到了一种她从未有过的轻飘飘的仙境,这一次,她终于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:“啊……嗯……呜……

哦……呃……”

张无忌觉得翠花的身体很是圣洁,因为毕竟从来没有男人碰过,虽然她没有处女膜了,但在他眼里,她仍然是个处女。于是,他便将翠花的胴体从上到下吻了个遍,连那可爱的小脚丫子也不放过,将那一根根嫩葱般的脚趾头含在嘴里一一吮吸,双手也不断地在翠花的性感地带爱抚。

翠花被吻得、摸得魂都像飞了一样,感到全身轻飘飘的,莫非这就是那位姐姐说的飘飘欲仙?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!她感到阴户中不断有液体流出,止也止不住,就像尿尿一般,而她嘴里的呻吟声也不断升高。

张无忌玩了一会儿,觉得已差不多了,便开始脱去自己的衣服,脱得一丝不挂。翠花惊讶地看着张无忌赤裸的身体,她虽然没有见过别的什么男人的裸体,有的只是看到过她爹干活时脱掉上衣露出的上身,但她凭直觉可以判断出眼前这个男人的裸体实在太美了,那健壮的身躯、那一块块凸出的肌肉、那古铜色的肌肤,一切都是那样吸引她。

而张无忌那根已经坚挺起来的大鸡巴更是令她看呆了,怎么会变成了那个样子呢?这和她刚才看到的软的时候大不一样了,不仅粗大了很多,而且是那样的硬、那样的挺;尤其是那个龟头大得吓人,整根肉棒像一条大蟒蛇一般,怒目四张,恶狠狠地顶着她。

她虽然还不曾明白大鸡巴对于女人的好处,但她从那坚硬的大鸡巴,看出了男子的威严和气慨,看到了男人对女人占有和支配的强权和震慑,她在精神上已经被这大鸡巴彻底征服了。她心中暗想着大东西插进来会伤害她,将她撕裂甚至是毁灭,她不禁吓的流出了泪水,但她没有躲避,只是静静地闭上眼睛,等待着这一切的来临,似乎还有几分期待。

张无忌可没有想那么多,他的鸡巴已经硬了半天了,但为了避免翠花的过度疼痛,等她的小穴充份湿润后再插。此时她的阴户已经流出了许多淫水,小穴也已充份滋润了,而他的大鸡巴也已经难受得不行了。于是,张无忌用手抹了一些翠花的淫水擦在自己的鸡巴上,使自己的鸡巴也充份湿润,显得闪闪发光。

翠花这小姑娘优美而充满青春的胴体令张无忌更加淫兴大发,张无忌一把将翠花的双腿掰开,然后跪在她双腿之间,使她不能合起双腿。翠花温柔地没有任何抵抗,此时她也没有力气抵抗,她虽然闭着眼睛,但已经猜出了接下来的事。

张无忌伸出一只手把那根湿淋淋的鸡巴送到到翠花的阴户处,龟头在上边左右乱蹭,沾了更多的淫水。他将龟头对准翠花的阴户,用力朝前狠狠一顶,硕大的龟头已把阴户撑开,半个龟头已陷进小穴内。

翠花被这突然而来的异物侵入吓了一跳,她感到阴户一阵剧烈的疼痛,自己彷佛被撕裂成了两半,似乎快要死去了一般,疼痛得忍不住大声哀叫着:“不要……大哥哥……痛死我了……快放开我……”她一边喊着,身体一边乱扭着,似乎要摆脱张无忌。

张无忌好不容易才弄进去一点,怎肯又抽出来半途而废?他连忙又是用力一顶,“扑滋”地一声,他那大如鸡蛋般的龟头竟已全部硬挤了进去,但是那紧窄的小穴大力的挤压,也使得他的龟头隐隐作痛。

“啊……大哥哥……好痛啊……不能……再进去了……痛……大哥哥……”

翠花被插到痛得惨叫着。

“翠花,第一次是会痛……忍耐一下就好了。”张无忌温柔地安慰着她,但大鸡巴却残酷地向小穴深处狠狠地捅去。

翠花痛得双眼翻白,淡淡的柳眉紧皱在一起,鼻尖渗出一颗颗汗珠,她张口叫痛,但小嘴很快便被张无忌吻住了,香舌被吸进了他的嘴里,使得她叫也叫不出,只能急得双眼渗出泪水来。

张无忌知道翠花虽然没有了处女膜,但也算是个是处女,她那从未被男人开垦过的小穴实在太窄小了,因此也不敢疯狂乱插,恐怕把她的阴户撑爆了。他虽然没有停止动作,但都是小心翼翼地抽插着,鸡巴温柔地在那小穴中来回进出,如同挤进一个紧窄而充满了弹力的橡皮套子里,整条肉棒被又热又滑的嫩肉紧箍着,又酥麻又快活。

即便是这样,翠花那狭小的小穴像是被活生生撕裂似的,红胀作痛,那胀破的感觉令她万分难受。

张无忌的鸡巴就好象钻孔机般向前开戳,把她如幽长狭窄的小穴撑得满胀胀的,只痛得翠花冷汗直冒。当他巴鸡巴暂时抽离时,她不禁轻松地透了一口气,但很快张无忌又把他的鸡巴深深插入小穴深处,又把她的小穴塞得又胀又痛,可真让翠花难受死了。

不久,翠花已经适应,而张无忌的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,渐渐响起一阵“噗滋,噗滋”的水声。翠花不禁畅快地呼叫着,舞动着,随着她的动作,她白生生的双乳不断地晃动着,在张无忌面前舞动。

张无忌按住了那对嫩乳,俯下身狠命地吮吸,双手在那乳房上用力揉搓,只把那浑圆的玉峰搓得又圆又扁,好象被揉的是面粉团。

突然,张无忌狠狠地向最深处挺动,鸡巴深深地插入小穴,只听见翠花惨呼一声,她的子宫颈竟然被他的龟头挤开。

翠花的子宫给张无忌一撞,令她的子宫内阵阵酥麻,那里从未被侵入过,只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酸软骚麻感由子宫内直透心胸。立刻,她有一种想尿尿的感觉,她的淫水已不能控制地流了出来,只把翠花羞得满面通红。

张无忌感到翠花的小穴好紧呀,温暖的肉壁紧紧地包住自己的鸡巴,这种感觉真的无法形,不禁赞叹道:“翠花,大哥哥真是喜欢死你了。”

翠花未曾经男人调教过,还不知道该如何浪叫,只是从嘴里发出闷骚的呻吟声。她感到子宫不停地渗出水来,把阴道都填满了。“噗滋、噗滋”的声音越来越响,交杂着翠花此起彼伏的呻吟声,就像一首销魂的乐章。

张无忌不断挺动臀部,鸡巴轻轻的在翠花的小穴里抽送。他的鸡巴就如同一根火热的铁棒,沿着窄小的阴道一路磨进去,只磨得翠花的阴道舒服极了,尤其是那颗硕大的龟头,不时地冲击着她的花心,使那里酸溜溜、麻酥酥的,有一种难言的快感。

“啊……大哥哥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”翠花终于开始浪叫起来,这浪语本来没什么,但却是由这样可爱清纯的未成年少女嘴中发出,那种强烈的反差很是刺激。

张无忌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疯掉了,那粗长的鸡巴尽情插弄她颤抖着的阴户,次次都插到子宫内,大蛋蛋不断地撞击着她的阴户。

翠花显然已经渐入佳境,一股股麻酥酥的感觉又再升起,而且此先前更加强烈,她无力地把身子颤抖得更猛烈了,乳房也胀大了许多,随着身体的颤抖无规律地左摇左晃。快感一浪接一浪朝她袭来,子宫好象痉孪一样,不停地收缩,她的阴唇就如同渴水的鱼儿,一张一合地磨擦着张无忌炙热的鸡巴。

张无忌把翠花插得死去活来,一阵阵酥酥的感觉由翠花的子宫传遍全身,眼里冒出五颜六色的星星,她的淫水已不受控制地狂喷而出,好象缺口的山洪,一溃千里。她全身的毛孔都扩张了,她尝到有生以来第一次最巨大的高潮,虽然阴户还隐隐作痛,但很快便被排山倒海的高潮淹没了。

翠花的小嘴一张一合地,整个人瘫软了下去,无力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,呼呼着喘气,她全身都给汗水湿透。

张无忌见是时候了,随即放松,一阵狂插,也同时将精液射进了翠花的小穴深处,那浓浓的精液射进翠花的小穴中,翠花全身又是一阵痉挛,那滋味实在是妙不可言。

他拔出插在翠花阴户里的肉棒,只看见小穴口流出一丝一丝的黏液,翠花仍闭目享受高潮后的余韵。

翠花依偎在张无忌身上,张无忌则温柔地抚摸她那青春的胴体,从秀发、乳房、纤腰、小腹、屁股、阴户及屁眼等部位,然后再亲吻她的樱唇。


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